夜间骑行-超现实主义治疗

故事从灵狮巴士出发,从多伦多出发,前往渥太华。 它是与安妮(Anne)的第一人称射击,是主角。 经过对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一种新的逃避性新疗法,安妮终于从医院被释放。 她首先通过旁白讲述自己的故事,然后场景融入了真实的故事。

“我看到他坐在那儿,脸上一半被引擎盖遮住了,看着窗外外面寒冷的景色。 他是一个孤独而年轻的灵魂,他乘着公共汽车,盯着刚从混凝土丛林演变而来的白毯子。”

(场景)空的公共汽车,只有安妮和一个小孩是司机,还有乘客。 现场已经有两名乘客坐在他们的座位上。 这个小男孩正看着窗外的寒冷,被毯子覆盖的地面。 他完全被捆绑,为大北方做好了准备。 他坐着,散发出慰藉的气息。 他的肢体语言正在说话,他希望自己一个人呆着。
安妮在他身后的座位上。 她紧张地调整自己,试图与他人眼神交流,看着孩子,仿佛看看他的眼睛里是否有生命。 他很小,不超过六岁。 很明显,他在一个舒适的地方,就像安妮所感到的那样悲伤。

“这不合法吗? 他的父母在哪里? 他有父母吗?”

她坐在他身后,正在考虑该怎么做。 当她在座位上变得越来越烦躁时,她的心情明显发麻。 这是一个未成年人,在灵缇犬上出城旅行,看上去太平静而不能被抛弃,注视着太多的注意力无法分散注意力。 作为母亲,安妮曾经犯过一次错误,让她的孩子独自一人乘公共汽车过夜。 她从一袋很多的包装袋中取出一个处方药瓶,然后在舌头下弹出一小片药片。

孩子保持固定状态,一半遮住脸,眼睛从窗户上飘过。 他有毯子。 安妮对这一观察感到满意。

安妮俯身坐在座位上,不得不说些什么。

“嘿,嘿,伙计,你好吗?”(低语)
“好”,他不动。
“与城市相比,那里下雪了很多,是吗?”
“对。”
“那么,你要去哪里?”
“老实说,我想我的最后一站是在渥太华,对于Winterlude”
“这听起来很有趣。 您要在渥太华停留多久?”

这个小男孩第一次把视线从窗户上移开,直视着安妮。 她注意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他坐下座位,转身面对她。

“夫人,他说,我非常感谢您对我很好,但是我正努力入睡。 我要和爸爸开车去渥太华。 与整天坐着相比,我整夜睡着都不容易,所以当我父亲开车去的时候,我和他晚上一起来。 然后我们有假期。”

仿佛一个灯泡在安妮的头上熄灭,她喘不过气来。
“那好极了! 对不起,我现在让你睡觉。 我以为你可能一个人在公共汽车上,傻瓜我! 我曾经让我的孩子一个人骑……”
“他们消失在黑暗中”

“哈哈,夫人,我6岁。他们有类似的规定……”
“我想你是对的,芽,睡个好觉。”

安妮坐在毯子下面坐下。 当她渐渐入睡时,她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她再次无声地笑了笑自己。 她将目光转向窗户,从肩膀上明显露出了紧张的气氛。

安妮再次睁开眼睛。 眼皮飘动,试图聚焦在外面的风景上,看起来和公共汽车出发前一样冷。 安妮默默地扭曲自己,以免打扰小孩。

座位是空的。

安妮环顾四周,似乎她一个人在公共汽车上。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 她与幼儿对话的摘录贯穿了她的脑海,她的声音中有一个非常混响的混音质疑了情况。

“我在做梦吗? 小男孩还在吗? 他有事吗 为什么这辆巴士说要去多伦多而不是渥太华?”
现场旋转着,安妮把手放在头上,她开始沉重地呼吸,几乎就像在换气。 外面的风景越来越黑,公交车的前部也越来越黑。

安妮握住她的胸口,呼吸越来越难。 眼睛在她的头上滚动,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穿着白大褂的身影。

白色涂层的人拔出装有透明液体的注射器,然后将其插入安妮的腿。 安妮完全li行。

她来到一个充满亮光的白色房间,绑在不锈钢桌子上,胸前满是EKG贴纸,手臂上有IV。 她的头,手腕和脚踝被皮带绑住。 尽管如此,她还是注意到了某些东西。

睁大眼睛,她的头只能移动一英寸,她注意到什么吸引了她的眼球。 这个小男孩,在与她相同的困境中,在其他人的房间里,都排成一排。 他盯着她。

“最好只是假装自己在睡觉。”他对她小声说道,然后闭上了眼睛。

场景逐渐变黑,使安妮(Anne)和父亲进一步陷入黑暗。